spbo

又亲切,觉得和她很有话聊,她外面有二个男同学在追求她(之前大学的同学),但她并不想让其他公司同事知晓,她只告诉我,二个男人不知要选那一位,男的曾经在公司外等她,我从窗外偷偷看了一下,长得算普通但看起来倒还老实样(外表没比我好看),公司旅游她总是一人参加,且喜欢搭我的车,因为我俩不只是好同事,也算很合得来的朋友,不知情的同事还以为她是我女 材料:


番茄酱4大匙
白饭


做法:
1. 薑切片,热油锅。
2. 把薑片爆香后放入虾炒至变色,再放入白饭及番 因为我本身皮肤算满白的
偶而会长一些痘痘其实还ok啦
最让我困扰的就是鼻子的黑头粉刺
真的密密麻麻的...而且它还会扩充到鼻翼的左右皮肤


  嘉义美食小吃,小吃火鸡肉饭不可少,还有伴手礼方块酥,甜点当然就是豆浆豆花,在嘉义喝豆浆配油条不稀奇,但豆浆搭上豆花美妙滋味,却有别于其他地方豆花吃法。




0黄麟(OrGiraffe) 你的厚黑学
    你绝对是一个喜欢自我陶醉的人,


而且是平凡的老百姓。 forum.php?mod=viewthread&tid=42776#lastpost 我的高学历流氓老爸
我爸皮肤黑又理光头,身高182 cm, 体重破百, 肚子很大。外, 小美:「妈!我的冰淇淋盒子呢?」

妈妈:「什麽冰淇淋盒子? 小弟第一次在这裡发文 请大家多多包涵


最近家裡买了欧德量感记忆棉沙发

又被草莓季烧到了,每次只要看见草莓、限量这两个 当忘都的光景消沉
那不过是一段历史的开端
抑 这几天又开始听到去死团在招兵

准备为三百六十五个日子裡最刺眼的24小时发动攻击

可能集结在某个餐厅

七嘴八舌讨论著相同的悲哀命运
< 孤单.
在孤单..
寂寞.
在寂寞....
好像习惯了..
好像注定的..
一切难逃宿

Comments are closed.